当前位置:万相之王> 章节601-章节700 > 章节601-章节700 > 第六百八十二章 剧变

第六百八十二章 剧变

  当李洛的心中于此时生出那一道荒谬的情绪时,白玉广场四周,同样是开始有一些惊疑声在低低的响起。

  因为那小王上的变化,实在是过于的明显。他的头发如瀑布般的倾洒下来,直接是挣脱了皇冠的束缚,发丝乌黑明亮,那原本就显得有些白皙的肌肤,更是在此时有一种晶莹剔透之感,瘦弱的身子,

  在此时拔高,变得修长挺拔,那原本合身的龙袍瞬间就变得有些紧身起来,顿时就将胸前突然耸立的饱满给凸显了出来。

  清秀的脸庞,也是在此时变得愈发的女性化,眉宇间与长公主有了几分相似,只是比起长公主的优雅从容,他却是显得有几分柔媚。

  而且他的年龄明明不过也就十岁左右,之前也仅仅只是一个小男孩的形象,可这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发育良好的少女。而身体上突然间的变化,也让得小王上在这瞬间呆滞了下来,他身体在此时有些颤抖起来,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体会发生如此可怕的变化,但一种恐惧已

  经从心底涌现出来。

  因为他明白,这个变化,在现在的这个时刻,必然是致命的。

  在如此庄重盛大的大典上,堂堂大夏之王,竟然当众从一个男孩变成了一个少女?!

  这是何等的震撼人心。

  这将会令他这个王上威严尽失!

  轰轰!而就在小王上心中恐惧的时候,最先有反应的,不是那诸多看客,反而是天空上的护国奇阵,其内有恐怖的能量波动如惊雷般的爆发,整片天空仿佛都是在

  此时变得扭曲起来。

  看上去,犹如是护国奇阵在发怒。

  小王上感受到护国奇阵的震动,心中一片冰寒,因为这一刻,他突然记起了王室中口口相传的秘言,大夏护国奇阵,唯有宫家男儿,方可掌控。

  可现在,他突然从一个男孩变成了少女,那岂不是失去了继承护国奇阵的资格?

  而没有了护国奇阵在手,他这个所谓的王位,根本就坐不稳!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小王上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得他整个脑子都是一团糨糊,因为这种变化,也太过的不可思议了!

  他当了好些年的男孩,结果在这登基的一天,却变成了少女,这是何等的荒唐啊。

  他看向自己那变得纤细的手掌,掌心原本成形的那一道掌控护国奇阵的符文,竟然是在此时渐渐的开始消散。小王上面庞顿时惊恐起来,他另外一只手掌急忙抓过去,手指死死的抠着那一道古老符文,指甲将掌心都抠出了血痕,他惶恐至极:“不要消失啊,不要消失

  啊!我是大夏的王,我有资格掌控你的!你不准消失啊!”他非常明白今天这场仪式的重要性,他与姐姐为此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如果他失败了,那么他那位王叔势必会借此发难,彻底的将权势掌控在手,而长此以

  往,他这个王上也将会被架空成傀儡。

  那些支持他的重臣,也会因为他这个身体的变化,渐渐的疏远他。

  没有了护国奇阵这个震慑性的力量,他根本就坐不稳那个位置。然而,他的阻止并没有任何的效果,因为手中的古老符文已经彻底的散去,与此同时,上空巨大的护国奇阵在发出了如怒吼般的声音后,也是在那无数道惊

  骇欲绝的目光中,渐渐的消散。

  这无疑是向所有人宣布,此次的继承仪式,失败了!

  唰!那看台上的长公主,也终于在此时从那震惊中回过神来,她猛的站起身来,国色天香的脸蛋上,布满着铁青之色,同时她那狭长的凤目中,也罕见的掠过了

  一丝惊惶与难以置信之意。

  因为眼前的变故,同样超出了她的想象。

  她那个相依为命了好些年的亲弟弟,在她的眼皮底下,突然变成了一个妹妹!

  这怎么可能呢?!

  这一刻,即便是以她的心性,都是生出了一种晕眩之感。

  旋即,她凤目猛的转向另外一侧的摄政王,眼神中有着一种暴怒以及憎恨之色涌现出来:“宫渊,你究竟做了什么?!”虽然这宫渊看上去坐在那里什么都没做,但长公主却有着一种直觉,眼前的变故,跟他恐怕脱离不了干系,毕竟小王上继承护国奇阵失败的话,宫渊就是最

  大的受益人!面对着罕见出现暴怒情绪的长公主,摄政王则是叹了一口气,以一副极其遗憾的模样看着祭天台上的小王上,道:“鸾羽,发生这种事情的确是很让人痛心,

  你怀疑我是理所应当,但是你真的觉得,我有能力把一个男孩变成少女吗?”

  “或者你有没有考虑过另外的一点,那就是...景曜他,她...她的真实性别,其实是在出生的时候,就被故意掩盖了呢?”

  “妖言惑众!”长公主柳眉倒竖,声音冰冷至极。

  这个消息,她从来不知道,即便是父王驾崩时,也未曾与她说过,所以长公主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的那位王兄,一生只有你们两个子嗣,他一直都想要一个男儿来继承位置的,因为他明白,只有男儿才能够继承护国奇阵,或许这也是为何你明明比景曜

  要优秀那么多,他却并不打算让你成为大夏女王的原因。”“可景曜的出生,断绝了他的念想,因为这也是一个女孩...而在绝望下,他就采取了一些特殊的手段,这种手段,掩盖了景曜的真实性别,他或许是以为凭此

  ,就能够骗过护国奇阵的探测?”

  摄政王倒是不在意长公主冰寒的目光,而是自顾自的分析着。

  “你说,景曜背后的阴阳青莲,会不会就是掩盖她性别的东西?那黑莲之毒,虽然给她带来了痛苦,但也能掩盖住她的性别。”“我想,我那位王兄应该是做好了准备的,那就说明,他的这番手段,最后有很大的可能是真的能够骗过护国奇阵,但谁也没想到的是...鸾羽,你竟然真的找

  到了化解黑莲之毒的人,我记得,就是那个李洛吧?”“他化解了大半的黑莲之毒,打破了阴阳青莲的平衡,所以掩盖就不再完美,再加上护国奇阵有淬炼之力,正好能够将那残余的黑莲之毒消融,只是,当黑莲

  之毒消融的时候,景曜真实的性别,也就恢复了。”

  摄政王十指交叉,偏头看向脸色渐渐变得苍白起来的长公主,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浓郁。

  “所以...”“鸾羽啊,看来你父王费尽心机布下的手段,反而是被你彻彻底底的破坏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