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相之王> 章节601-章节700 > 章节601-章节700 > 第六百二十二章 震慑

第六百二十二章 震慑

  当那充满凶煞之气以及至强威压的声音从杀猪刀中传出来时,整个楼顶一片死寂,除了李洛,姜青娥外,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惊骇欲绝的盯着那破空而来,一刀就斩断了徐天陵这位大天相境强者半只手掌的杀猪刀。

  谁都没想到,这里的事情,竟然会有一名封侯强者突然的插手。

  而且这名封侯强者显然是属于李洛的阵营!

  洛岚府内,什么时候又有了一位神秘的封侯强者镇守?!

  袁青,卢箐,闾关这些洛岚府的供奉和阁主,皆是满眼震惊,因为连他们都不知道,洛岚府除了两位府主外,还有其他封侯强者存在的事。

  可为何这位封侯强者在洛岚府风雨飘摇的时候也从未现身震慑内外之敌?如果那时候的洛岚府有一位封侯强者镇压的话,一切的动,乱都不可能发生的啊。

  三人的心中,满是疑惑与不解。

  不过袁青更多的还是惊喜,虽然他不了解这位封侯强者的来历,但既然他会出手保护少府主,那自然就是属于洛岚府总部一系,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而与他的惊喜不同,此时那裴昊,墨辰以及另外三位阁主的面sè则是变得异常的难看,特别是后三者,眼神惊惶,他们已经仓惶起身,连连后退,脚跟都是在颤抖。

  那可是封侯强者啊!

  只要其念头一动,恐怕他们三人就会直接当场身死。

  该死,这洛岚府怎么还会有封侯强者?!

  此时的三人,颇有一种丧家之犬般的感觉。

  徐天陵捂着断掌处,冰寒相力涌动,试图将鲜血止住,但很快他就发现这是徒劳的,那断裂处残留着一股极端恐怖的力量,那股力量侵蚀着血肉,令得他的相力难以将其迅速化解,所以只能硬生生的承受着那股剧痛。

  他明白,那股力量乃是封侯强者的双相之力,虽说如今他晋入到了大天相境,可与封侯强者之间的差距依旧是犹如鸿沟一般。

  徐天陵抬起头,望着那悬浮在李洛上方的杀猪刀,声音嘶哑的道:“洛岚府中,果然还藏着一位封侯强者。”

  其他那些阁主虽然完全不知晓洛岚府那神秘封侯强者,可他

  却是从另外的渠道有所得知,不过即便如此,他对此依旧一直都是抱有几分的怀疑,毕竟他在洛岚府多年,也从未见过除了两位府主之外的第三位封侯强者。

  而如今,在亲自体验了一下后,他明白这个情报的真实性了。

  李洛看了一眼盘旋的杀猪刀,伸出手,然后刀就徐徐落下,被他握在掌中,他笑眯眯的盯着徐天陵,道:“教我做人,你也配?”

  徐天陵面sèyīn沉,道:“原来这就是少府主的倚仗,不过我也听说那位神秘封侯强者不能踏出洛岚府总部,不然现在也不会只见刀不见人。”

  “那你要不要再试试?”李洛抬起杀猪刀,刀身上面残留着一些暗红的痕迹,隐隐的有一股令人心悸的凶煞之气在散发出来,那种感觉,仿佛这柄杀猪刀是从尸山血海中拔出来的一般。

  被那把杀猪刀指着,徐天陵眼皮子忍不住的一跳,断掌处的剧痛让得他最终沉默下来。

  “看来少府主还是选择府祭那一日,在洛岚府掀起大战了。”徐天陵冷声道。

  “贼喊捉贼…”

  李洛摇摇头,道:“废话就不必说了,府祭那一天,我会等着你们,到时候有什么手段尽管拿出来,洛岚府保不保得住无所谓,但我敢肯定,这洛岚府就算是打烂了,我也不会让你们占一点便宜。”

  话音落下,他便是不再多言,直接是与姜青娥转身离去。

  袁青等人见状也是赶紧跟上。

  那卢箐,闾关面面相觑一眼,也不敢在这里继续逗留,今日洛岚府展现出来的实力,让得他们心头惊骇不已,所以现在哪里还敢跟裴昊眉来眼去,还是想想万一以后少府主真的挺过了府祭,他们应该怎么办吧。

  裴昊眼神yīn沉的望着离去的两人,心中有怒意涌动,今日的目的,算是彻底失败了。

  他原本是指望着借助突破到大天相境的徐天陵出手,削弱李洛,姜青娥的声势,同时震慑卢箐,闾关两位中立阁主,同时将他们拉到自己这一边,但谁都没想到,那位洛岚府的神秘封侯强者竟然在此时出手了。

  这一下,换作被震慑的反而是他们这边了。

  裴昊看了一眼神sè惊恐的三位阁主,淡

  淡的道:“你们不必惊慌,洛岚府那位封侯强者因为某些缘故,根本无法走出总部的范围,所以他没你们想的那么可怕,再者,等当日府祭时,自会有人将他阻拦。”

  “不过那位封侯强者的出手,倒是有些出乎意料,我以为他不能走出总部,就无法出手,但看来是我小瞧了封侯强者的手段。”

  徐天陵yīn沉的道:“虽然他的攻击穿出了总部,但还是受到了很强的削弱,不然刚才那一刀,不会只是断了我半只手。”

  刚才那一刀很恐怖,但徐天陵明白,如果一名封侯强者真正出手,他是必死无疑的。

  裴昊默默点头,眼神yīn沉的盯着楼梯的位置,不过这一次倒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他们探测出了洛岚府那位神秘封侯强者的真实存在以及其如今的状态。

  “李洛…”

  “虽然你口口声声说着不在意洛岚府,那我倒是真要看看,当它真的分崩离析时,你是不是还能这么狂?!”

  …

  “少府主,那位封侯强者,为何不直接将裴昊与徐天陵斩杀,这样也就少了府祭的麻烦?”走出春湖楼后,袁青忍不住的问道。

  李洛瞥了一眼腰间的杀猪刀,有些无奈的撇撇嘴,他当然也想,但彪叔受到了某种限制,如果走出洛岚府总部,实力就会锐减,此次其驱使杀猪刀而来,已算是某种取巧,可即便如此,杀猪刀上的力量也是严重的被削弱了。

  所以,他不是不想直接砍了裴昊与徐天陵,而是做不到。

  此次来赴宴,李洛与姜青娥都能猜到裴昊应该是有些后手,所以才与牛彪彪进行了商议,在确定他的攻击能够覆盖春湖楼的范围后,他们才会前来,毕竟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没必要真的鲁莽犯险。

  他们的命,可比裴昊那白眼狼珍贵多了。

  “不急,等府祭之上,一切恩怨都将了结。”

  李洛摆了摆手,他与姜青娥对视一眼,然后又是不约而同的注视着隔着一条街的洛岚府总部。

  还有一个月,那场等待一年的大风暴,就将会降临洛岚府了。

  一切的恩怨,都将会在那一日有一个结果。